港股头条 - 港股行情 - 港股挖掘机 - 最高降价90%,暴跌15%,再见吧医药股,“爱过”

最高降价90%,暴跌15%,再见吧医药股,“爱过”

2018年12月06日07时04分 来源: 港股挖掘机

最高降价90%,暴跌15%,再见吧医药股,“爱过”

(本文约3000字,希望对您有用)

有最惨,只有更惨。


对中国人来说,今天毫无疑问是信息过载的一天,有人被莫名其妙扣留了,有人毫无征兆自杀了,某国终究还是在关键时刻,露出了青面獠牙;


普罗大众的中国人今天的心情不会太好,身处医药行业的医药人们,今天同样是心情复杂的一天。


在问为什么之前,先看一张图吧:



这满屏尽绿的场面,实在叫人不忍多看。比如龙头股中国生物制药,这几天本来就不好,今天还上演了投资者夺命大出逃的剧情:



还只是港股界面,在A股,由于公司更多、市值更大,冲击更强烈!


下午开盘医药股跳水,不少个股直线跌停,到收盘时,整个板块市值直接蒸发1300亿元左右。


不知又有多少投资者斩仓割肉、挥泪离场?


一切皆因为我们昨天说过的:“4+7”“带量采购”“一致性评价”。


按会议现场流出的结果表显示,中选“4+7”的品种全部大幅度降价,而且降的不是一点点,比如今天跌得最凶的中国生物制药(正大天晴)的恩替卡韦降价90%!


据智通财经APP的报道,除了中国生物制药的药品中招,还有恒瑞的厄贝沙坦降价60%;京新药业氨氯地平以0.14元的价格获得预中选资格;正大天晴恩替卡韦分散片以0.62元的价格或预中选资格。


详情如图所示:



对此,智通财经资深医药研究员田宇轩直言:


“这哪是谈判降价,这简直是逼迫药企‘自杀’。”


所以就有了上面所陈述的这一幕,事情进展得太猛烈,市场真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慢慢消化掉。


为什么说“这是逼迫药企‘自杀’”?以下是来自智通财经APP的分析:


拿恩替卡韦0.5mg的剂型来说,按市场价是,施贵宝的是27.8元、苏州东瑞是19.47元、江西青峰13.34元、中国生物制药的是12.47元,最便宜的海思科是9.06元。


而此次中国生物制药的恩替卡韦分散片却以0.62元的价格预中选,对比原先的12.47足足少了11.85元。


量化下来,今年中期,恩替卡韦为该公司创造了17.35亿的销售收入,较去年同期增长约 7.2%,分散片销售额约2.13亿,较去年同期增长约 8.4%、胶囊销约6785万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约19.4%。


单以分散片销售额约2.13亿和当前0.62的单价计算,2019年中期这块的贡献仅1.91亿,那中国生物制药的明年中期的业绩拍脑袋也能想到了——难道还不是逼迫药企自杀”?


毫不客气的说,“谁中标的多,谁最倒霉!”


智通财经APP细数了一下“4+7”名单,A股的华海药业高达7个,包括包括厄贝沙坦、厄贝沙坦氢氯噻嗪、福辛普利、赖诺普利、利培酮、氯沙坦和帕罗西汀,粗略盘算涉及规模约6亿元。


而中国生物制药居于次席,有5个、复星医药有4个、石药集团3个、京新药业和海正药业均为2个;德展健康、信立泰、科伦药业、乐普医疗、康恩贝、普利制药、上海医药均为1个。


同样,按这种降价思路,对一致性评价品种过多的药企,眼前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了,毕竟这样大幅度降价是很挫伤药企积极性的,何况一致性评价成本非常之贵。


因为一致性评价的最关键点在于参比制剂与BE临床试验,假如BE试验能够一次性成功,一个产品的费用大约为500万元,假不幸失败,用了2-3次,那一个仿制药的成本500万元+300万元*次数+相应辅助费。


这样的投入,却换回如此结果,恐怕药企老板们都“无力吐槽”了。


当然,承压的不仅只有国内那些龙头药企,外企的辉瑞、阿斯利康、赛诺菲、葛兰素史克、施贵宝、礼来也恐怕“难逃一劫”。


以往原研药的中标价都比仿制药的要高出很多,有的甚至高出数倍,如利培酮片原研的中标价高达仿制药的4.3倍、头孢呋辛酯片原研的中标价则是仿制药的3.8倍,价差最小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,其原研药的中标价也达仿制药的1.8倍。


在国产替代原研的大背景下,其要么跟仿制药一起降价,要么放弃竞标失去11个城市的大部分市场份额,继续发力剩下的市场。可不要忘了,若随着带量采购试点范围的扩大,以及原研药的降价过渡期结束,原研药品显然会采取大幅杀价,以保住全国市场。


在形象点,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、葛兰素史克的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、优时比的左乙拉西坦在2017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的市场份额全部在90%以上,在国内这种局势下,不降价显然没发生存,谁叫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呢!


苦日子还在后头,下一次恐怕要轮到商业公司了。


带量采购,就是在招标公告中,会公示所需的采购量,投标过程中,除了要考虑价格,还要考虑你能否承担起相应的生产能力。


来自招商证券研究报告的阐述就是:


以往的药品招标,只招标价格,而没有数量,中标企业还需要进医院做工作来促进药品使用;而药品带量采购则是,在招标的时候就承诺药品的销量,保证在8~15 个月之内用完。


国家推动的11 城市药品带量采购,也是拿出60~70%的市场份额给中标企业,其他企业只能分享剩余30~40%份额。招标办对每个药品承诺一个采购量(8~15 个月消化完),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才能参与竞标。


药品带量采购合并剂型(片剂、分散片、胶囊,都算同一剂型),如果只有一家或两家生产企业,则进行议价;有三家及以上生产企业,则进行竞价,竞价方式类似荷兰式拍卖:实时显示当前报价,各企业往下报价,最低价者中标。


请注意,规矩是“最低价者中标”,我们在昨天的推送中还做了预测:


大于等于3家的为充分竞争,价低者得,预估降价幅度为40%


2家竞争为不充分竞争,企业主动降价,并高于平均降幅,预估降价幅度为20%;


1家竞标是无竞争,谈判降价,预计降幅为10%


本来以为预估幅度已经够大的了,没想到还是被打脸。中国生物制药的恩替卡韦居然要降价90%!


事实上,上面有意推出“带量采购”,自有他们的考虑,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药价降了自然是好事啊,可问题是,事实永远不是只有一面那样简单。


我们国家的药品采购史可以说相当波澜壮阔了。


银河证券在《继续把握大趋势下的结构性机会—药品带量采购深度报告暨2019 年度投资策略》做了详尽的梳理:


从趋势上看,药品采购模式经历不断探索创新到推广,从医疗机构主导到政府主导,以及由地方上升到省级、再上升到国家层面。


2000年以前以各省市自主探索为主。2000 年之前,新的药品采购模式探索并无中央层面的统一指导原则,由各省结合本地区实际情况进行自主探索。例如1993 年,河南省原卫生厅发布《关于成立河南省药品器械采购咨询服务中心的通知》,要求22 家省直医疗机构,必须在通过公开招标确定的省内7 家药品批发企业采购药品。


2000~2004年,国家层面探索建立并逐步完善全国性的药品集中招采模式。


2000年年2 月21 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“进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试点,对招标、投标和开标、评标、中标以及相关的法律责任等进行探索”,拉开了国家层面探索、建立药品招标采购制度的序幕。


2009~2014年,全面实行政府主导、以省为单位的网上集中采购模式,并逐渐呈现基药/非基药二元化招标趋势。期间,各种新模式不断涌现,如双信封模式、质量分层、剂型合并等。


2015 年以来,7 号文和70 号文标志着药品采购模式由基药非基药二元化向分类采购模式发展,采购方式趋于多元化,各地模式趋于分散化,同时参考限价、价格联动成为趋势。


2018 年11 月15 日,国家组织带量采购试点方案落地,标志着药品集中采购进入新阶段。4+7 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方案由国家顶层设计并组织实施,本身自带全国推广的属性。本次集采试点方案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,由国家层面启动带量采购试点方案,具有极强的指导意义,影响势必会逐渐蔓延至全国。


银河证券说的没错,的确是影响到全国了。


现实有时就是这般吊诡,初心或许是好的,但是不是也要顾及一下当事人的承受能力呢……


笔者从同行“界面新闻”处获知一个细节:


预中标阿奇霉素的企业,在今天下午与政府的谈判中,因为政府进一步压价而没有接受,造成阿奇霉素流标。


竟然有企业宁肯放弃稳稳的60-70%的市场份额,也不肯接受新的价格——变革当然需要时间,承受也是。


只希望在这一轮漫长的“黑天鹅”中,相关各方都能找到最合适的调整方式。投资者的损失能少一些,越少越好。


延伸阅读


1.贺建奎的生意与和美医疗的挣扎

2.都哪些人参加了民营企业座谈会?

3.体检丑闻:把你当天使你却做魔鬼

4.A股“一哥”王亚伟走下“神坛”

5.香港细价股的今天A股垃圾股

6.有钱人和真正没钱的上市公司

@今日话题

投资路上,坏人很多

淡市交易,更需要抱团取暖

交流、合作、转载

投稿、互推、置换

请长按识别二维码,加“港挖君”为好友

    阅读原文

    港股自媒体

    港股投资分析,港股开户技巧,股票购买技巧